中国断供多队遭遇“球衣荒”有的已经开定2324赛季球衣

  上周二,在与曼斯菲尔德的热身比赛中,谢菲尔德联球员身上穿的就是一次性的临时球衣。而在这之前,英甲球队德比郡和什鲁斯伯里也都穿过临时的球衣。

  德比郡情况比较特殊,月初球队管理层的变动是他们新赛季球衣迟迟不能到位的重要原因。但什鲁斯伯里的情况则反映了更多球队的窘境,由于他们的球衣赞助商新百伦迟迟没有交付新赛季的客场球衣,因此除了蓝色没有其他颜色可穿的他们,不得不在与卡迪夫城的比赛中穿上了茵宝临时为其定做的红色球衣。

  英格兰多级别联赛下周就要开打,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球队没有拿到新赛季球衣呢?

  国际服装公司派瑞-艾力斯(Perry Ellis)的CEO表示,这其中的主要原因是供应链的问题。他说:“现在各俱乐部的球衣,大部分都是中国制造。但中国此前一直处于疫情下的管控状态,供应链遭到了严重破坏,因此才会出现目前的这种情况。”

  “除了队标或纹饰通常是棉制的,足球服的面料基本都是聚酯纤维,而全世界最大的聚酯纤维生产地是中国,其次是越南。去年,越南基本一直就处于封控状态,直到九月才开始向欧洲供货,而中国也是最近才刚刚解封。”

  远东工厂的生产停滞,产生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很多球队的球衣销售量受到严重影响,比如上赛季球衣销售量高达30万件的利兹联,本赛季他们的球迷预计要到8月下旬才能在商店里买到新赛季球衣。而像富勒姆这样的英超新贵,目前连新赛季的球衣款式甚至都还没有公布。

  英格兰其他级别联赛球队自然也不能幸免,英冠米德尔斯堡的球迷下个月才能买到球队新赛季的客场球衣,英乙球队科尔切斯特联尽管上周末刚刚发布了新赛季球衣,但目前俱乐部商城只能接受预定,并无现货。

  英甲联赛,朴茨茅斯的新赛季球衣直到昨天才开始销售。什鲁斯伯里近日也终于开始接受预定,但球迷想拿到手,最早也要到8月8号。

  对于那些暑期就想穿上新赛季球衣,到球场为自己主队热身赛摇旗呐喊的球迷来说,买不到新赛季球衣确实非常令人恼火。但更可怕的问题在于像谢菲尔德联和德比郡这样的球队,球员目前都还穿不上新赛季球衣。

  等到新赛季开打时,这些球队会不会还拿不到新赛季球衣?英足总会不会对这些俱乐部做出处罚?TA记者就此问题采访了英格兰足球联赛发言人,不过发言人对此倒毫不担心:“联赛正式开踢之前,我们会根据双方手头的球衣和主客场情况进行提前的协调和安排,第一轮比赛不会存在球队因球衣违规而遭到处罚的情况。”

  英甲球队布拉德福德(Bradford City)的首席执行官瑞恩-斯帕克斯(Ryan Sparks)目前正在博洛尼亚,这里是意大利体育用品商Macron的总部。这家以球衣业务为主的知名体育品牌,已经和欧洲约90家俱乐部建立了合作关系,其中就包括了布拉德福德。

  瑞恩-斯帕克斯对双方一直以来的合作非常满意,布拉德福德新赛季球衣开售27天,一共卖出了2400件,比去年同期增长了36%。按照这样的势头,Macron此前定下的新赛季销售2万件的目标很可能将在赛季末提前完成。

  不过,瑞恩这次到博洛尼亚来,并不是报喜来的。此行造访Macron总部,瑞恩是为了敲定23/24赛季俱乐部球衣的设计方案。通常情况下,瑞恩会等到22/23赛季开始以后才去考虑这个问题,但当瑞恩看到如此多的球队至今还没有拿到22/23赛季球衣,他不得不提前了自己的计划。

  “我的打算是快速敲定方案,月底就下单订货,这样我们才有希望在明年四五月份拿到球衣。”瑞恩说道。“过去,我们通常是新赛季开始后才开始设计下赛季的球衣,往往光设计就需要几个月的时间,然后到了11月或12月才开始下订单。不过疫情爆发以后,这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有人可能会觉得整个周期也太长了,但这也不能全怪Macron,因为许多服装工厂都停产了,那么多球队到现在还没拿到新赛季球衣,我们的球衣交付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不只是生产停滞,运输也是个问题。鉴于我们的球衣大部分来自中国,我认为最谨慎的做法就是提前下订单,球迷都喜欢在夏天一开始就穿上自己球队的新赛季球衣,他们都不想为之等太久,因此我们必须尽早拿到货。”

  提前预定22/23赛季球衣的俱乐部远不止布拉德福德一家,刚刚升入英甲的布里斯托尔流浪者,最近在遭遇了新赛季球衣交付延期之后,也开始了对下下赛季球衣的订购。

  谈到球衣的生产以及运输,国际服装公司派瑞-艾力斯 (Perry Ellis) 的CEO戴维斯向我们解释了整个过程。他说:“全世界生产球衣的工厂并没有很多,因此。除了阿迪和耐克这种拥有自己生产线的品牌,其他所有的球衣品牌基本都需要在类似的工厂里排队生产,每年从8月到1月,这些工厂都在马不停蹄的生产球衣。”

  “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一般到了中国农历新年(1月底),各俱乐部的球衣就可以全部生产出来。然后所有球衣就会被装船,接下来从远东运往欧洲的整个航程大约需要12周的时间。”

  “之后大概到了4月份,欧洲的这些俱乐部就可以拿到自己之前订购的新赛季球衣,赛季一结束,球员们就可以穿上它们,同时球迷们这时候也就可以买到它们了。”

  当然,并非所有的延误都是因为疫情。有的球衣品牌习惯从海外工厂订购一些不带logo的“光板”球衣,然后到了英国之后,再为这些球衣一个个地加上logo。这个过程也会耽误两三周的时间。

  另外,面对疫情所导致的供应链危机,除了提前预定,各球衣制造商也会有一些其他的的应急办法。第一是海运改空运,不过这样一来,由于成本增加,球衣的定价也会随之上涨。第二就是“把鸡蛋放在不同的篮子里”,向不同地区的不同厂家订货。

  据说利兹联的球衣赞助商阿迪达斯,为了让利兹联球员们在澳大利亚的热身赛中及时穿上新赛季球衣。上述的两种办法他们都尝试过了。

  即使在转播收入的体量如此之大的英超,球衣销售的收入依然对各俱乐部来说非常重要。例如,20/21赛季利兹联通过球衣及其他周边产品的销售,就赚了2000万英镑之多。

  而对于英格兰低级别联赛的球队来说,球衣销售的收入则更加不可忽视。英乙球队卡莱尔联的首席执行官奈杰尔-克里本(Nigel Clibbens)表示,球队零售收入中的一半都来自于球衣销售。

  “这对于像我们这样的俱乐部来说至关重要,”奈杰尔说道。“尤其是由于疫情的存在,球票收入大幅缩水,我们更需要球衣的销售来提高俱乐部的总收入。每年,我们都希望在发布新赛季赛程之时,新赛季球衣的发布也能同时进行。”

  “我们今年更换了球衣赞助商,新合同是在一月份签署的,尽管出于对之前赞助商的尊重,直到6月份我们才将其公布。但不得不说,赞助商的更换对按时拿到新赛季球衣起到了很大作用。”

  “按时交货太重要了,要知道,由于脱欧的问题,现在所有欧洲的货物都要通过海关进入英国,一来需要更长的时间,二来我们必须预先支付相应的关税,这些额外的成本使制造商按时交货变得更加重要。”

  前Mitre总经理戴维斯说:“球衣销售的最大的问题是周期很短,即使你在6月份就开始发售,到了3月份销售也就不得不停止了,除非你的球队可以进入升级附加赛或杯赛决赛。总之这是一个相对较短的销售周期。所以,延迟交付非常致命。”

  “如果你错过了关键的销售窗口,那么除非打折出售,否则球迷们一定不会买账。而一旦打折,就造成了俱乐部的损失,每件球衣大约会损失25英镑。”

  “是有一些俱乐部这样做了,”戴维斯说。“但是大多数俱乐部还是不太计较,因为所有人都受到了疫情的影响,各球队非常理解球衣制造商的难处。”

  “但是,如果下个赛季还发生这种情况,更多的俱乐部就会要求赔偿。不过目前来说,大家都非常理解彼此的难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