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大作《帝皇的告死天使》没有最强只有更强!

  当第七连的连长埃弗里奇和他的战士们稳步推进时,前方的道路看上去就像一大片纠结不清的金属网络。

  这位连长冲到通道的尽头,开旷的大厅之外时,污血的恶臭从屠宰场飘来,钻进他的进气格栅,这里显然发生过一场战斗,动力甲的碎片和残肢断臂散落一地。

  正当埃弗里奇确信他们没有被发现时,一队手持高斯枪的不朽者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拦住他们的去路。

  亚罗克,那名紧挨着埃弗里奇的旗手,被两发高斯命中胸部,强大的能量撕开了他的盔甲,鲜血飞溅出来。

  小队借助复杂的框架依托在两侧,当星际战士们试图缩短他们与敌人的距离然后夺取优势时,一架蝎型的亡灵载具忽然从地面升起,并发射了它的主炮。

  在冲击波的边缘三名星际战士被冲击力甩开,猛地撞在一旁的金属壁板上,壁板没有屈服于突如其来的大量碎肉和精瓷的冲击。

  即使隔着他的盔甲,埃弗里奇扔感觉到爆炸的热量吹拂在他的脸上,警报传感器疯狂的鸣叫着。

  当二连长皮利瑟听到从西侧传来的爆炸声,看到天空中的滚滚浓烟和火焰时,他正通过一条暗道偷偷靠近。

  他们接近了,世界引擎的能量节点之一,但是一堵密实的黑暗之墙,充斥了星际战士的视线。

  战团长阿穆拉德的声音通过头盔通讯阵列传来,他注意到了战术显示屏突然出现明显的热量信号。

  埃弗里奇回复完,然后命令他的战斗小队迅速脱离战场,通过一片迷宫似的管道,通向他所能联系到的其他小队集中向他所在的中央通道。

  当他们前进时,埃弗里奇一马当先,俯瞰地表的巨大的平台投下的阴影笼罩了所有人。

  连队的另一个副官格瑞斯分神了,出现了一丝迟缓,他为他的松懈付出了代价,一道炙热的射线将他的躯干炸开了一个洞,将星际战士烤熟在他的盔甲中。

  埃弗里奇以他的爆弹手枪的轰鸣回击作为回应,当他周围的雕像被撕烂时他瞥见目标介于有缺口的主梁之上。

  埃弗里奇紧贴着最近的平台基座然后看向四周,衡量着地形,该如何带领他们走完去往能量节点剩下的路程。

  在墙壁和基座之间形成了数道狭窄的通道,其上则是观察平台,由金属支架支撑,在远处是环构架的防空火力,防御炮塔以及一簇簇的传感器探针。

  一个战士在通信阵列中大喊道,努力尝试克服这喧嚣的环境,即便他在大吼,仍显得语气非常冷静。

  齐射的效果是残酷的,成排异形倒在猛攻之下,尸体一头栽进它们的同类之中,在爆矢弹的打击下抽搐旋转。

  这并非一边倒的攻击,同样有星际战士在敌人的反击火力下阵亡,但是纪律严明的阿斯塔特们在第一批炮灰接近前掏出了近战武器。

  一个如同一个引擎工一般伤痕累累,满身污点的死灵拿着一把带刃的高斯步枪来到埃弗里奇面前。

  阿斯塔特没有丝毫停顿,将这个可怜虫甩开,力量如此之大以至于残骸在空中旋转着撞进了它那卑贱的同类之中。

  当他冲入敌群时残肢断臂如雨点般跌落,他没戴头盔的脸上展现出种令人恐惧的愤怒。

  在眼角的余光之外,埃弗里奇看到另一个同袍将一个试图开火的敌人斩首,激起了战士们更大的狂热。

  然而,虽然遭受着无情的肆意屠杀,这些卑贱的异形扔拒不溃退,它们皆是无魂的机械,丝毫没有畏惧的概念,也不会因为同类的死亡而愤怒。

  但他正要竭尽全力时忽然向后跌倒了,两到三个尸体从地上扑倒了他,这些机械哪怕只剩一半躯壳,也依旧具备行动能力。

  狂乱中,他丢掉了他的盾,但当他在倒伏的尸海中摸索时,他发现了他那链锯剑的剑柄。

  但很快,又有无数只手抓住他试图将阿斯塔特拽倒,当他试图起身时,冰冷的手骨抓绕着他的盔甲。

  这不是人类战斗的方式,亦很少有异形心甘情愿如此死去,即使当有什么东西值得去这样做。

  这便是为什么阿斯塔特们是致命的战士,他们对于任何会被自然地恐惧所浸染的敌人而言都是终极武器,因为一名星际战士可以控制并驱逐自己的恐惧感。

  埃弗里奇从牙缝里说道,他摆脱掉一个只剩下上半胸腔的机械,在战友的帮助下站了起来。

  连队在死灵的包围下继续前进,但是一发射击忽然命中了他的侧面,埃弗里奇感到一阵剧烈爆发的疼痛。

  一个突然骚动起来的金属死灵扑向受伤的阿斯塔特,紧接着袭击者的重量将他拖倒,它们那冰冷的触感充斥着他的感官。

  感谢大家的阅读,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