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空降一晚收入三万:客人吃药是常事年纪越大要求越变态

  拾壹叔这里先给大家做一个科普介绍,外围女又称外围脏蜜,俗称脏模,脏蜜,也被圈内人称为“商务模特”。

  她们大多有一份能摆上台面的职业——平面模特、演员,出演过不为人熟知的电影、电视剧,发表过不为人知的论文。

  她们常常去海南、三亚、韩国、香港旅游,工作范围还有拍广告、电视剧、电影等,一天晚上收入2、3万都是小数目,朋友圈除了炫富,就是高大上的生活方式。

  他们通常是在一个人数比较少但是很隐秘的社交群里面,外围女想要进入这个群并不容易。入群必须是熟人介绍,且需验证身高容貌等。

  最低级的就是自称是模特,再往上就是硕士、演员,美貌的她们不但网络上有详细的简历、图片展示,甚至还有有关她们的“新闻报道”。

  而男性想要进入这样的群进行群内预选的话,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首先最低就是要几百到几千的入群费用。

  这个费用也是外围女的经济收取,在挑选到心仪的外围女后,这部分入群费用通常会进行一个抵扣。

  经查,她利用“外围女”身份,不仅自己做皮肉生意,还多次介绍她人,每次收入多则5万,少则1万。

  邱某交代道,当时对方跟自己说这些女孩子都是二线三线的女明星,或者是比较出名的一些女演员。

  几个月前,她刚刚从甘肃省的一个师范类学校毕业,平时也很少跟父母见面,疏于家庭的关爱和管理,再加上爱慕虚荣,刚刚毕业,便走上了这条路。

  为了招揽生意,提高价码而专门去做了整容,把自己整成了明星脸。李某说,外围女冰妹之间就是攀比,比美貌炫富,一些女孩甚至不惜花费上万元进行整容。

  如果嫖客特别有“兴致”,可以指定上海的“外围女”直接飞去当地,“机票、食宿都是嫖客支付,再另外支付2-3天的全包夜价格。”

  而为这些外围女进行包装的人基本都是以三五个人组成的类似工作室的形式,哪里有需要就去哪里,开好房、布个景、搭好设备,就可以开拍,道具、服装、造型、化妆、PS等等都有一整套的服务。

  她们虚构明星事实来提升价格,甚至为了提升价格还要参加高尔夫、商业英语培训等课程,不断提高素质。

  为了钱,很多女孩都把持不住,而那些年龄越大的富商也只会把他们当成工具玩乐,不仅仅是陪吃、陪睡、陪玩,就连玩SM都会有, 口味越重,价钱越高,而且都是事先说好的。

  甚至在一些女大学生眼里,她们这种陪别人睡觉拿相应的报酬,这并不是“小姐”“外围”。

  她们有些人,是有多少钱就花多少钱,等不干这一行了或者干不动了的时候,自然就想找个条件不错的男人在一起,维持她们从前虚荣的那个状态。

  有些就用钱先买房买车,等她不干这一行了,至少她还有房子车子,长得不错还有房有车自然会给她这个人加分不少,所以也不愁没有男人!

  一位自称是老k的人说,有的由于碰到变态客户,做了一次就再也不做了;有的被熟人发现,也没有脸面继续做下去;还有的找到了长期金主,直接金盆洗手。

  老K说:“很多留学圈里的女神,其实在我这里都做过。但是,这不影响她找男朋友。毕竟,她不主动去说,有多少人会知道呢?”

  老K对女孩子的离开无可奈何,但是他没法强迫女孩留下。他只能不断地物色新人,保证自己“货源充足”。

  习惯了这种赚快钱的生活,很少有人能够回归正常的生活里去,更何况她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即便有再大的自制力,赚过轻松的钱,谁还会想赚那来之不易又微薄的工资呢?

  拾壹叔说:你从这边毫不费劲就能得到的甜头,必定会在那边对你进行反噬,所谓有得必有失。

  就像茨威格在《断头王后》里说的那样——“她那时候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但因为每个人的人生经历都不尽相同,所以我也没有资格和立场去对这样的行为进行所谓的谴责。

  卖肉3天赚了60万?外围女开工前 准备东西可线月份,李云迪嫖娼事件曝光后,就有人提到他嫖的是“外围女”。

  当时这事炒得非常火,其中一个叫孙静雅的人在这波炒作中“火”了,盛传她曾在这场海天盛筵中靠卖肉“3天赚了60万”。她就是最早被人称为“绿茶×”或“外围女”的人。

  其中有些“外围女”确实也算演员、模特,不过基本都不怎么出名,有些只是在某些不知名的网剧里演了个5配、6配而已,18线都算不上。

  “外围女”不同于一般的娼妓,一般不会有“鸡头”,都是小圈子里人加人相互介绍做生意,当然其中也有“中介”,甚至还有一些强迫别人去卖淫的老流氓,但普遍来说比较“散”。

  但钱也未必就那么好赚,有时候牺牲也挺大,遇到变态的嫖客,各种变态的要求都没法拒绝,毕竟收费那么贵,曾经有客人把一个外围折磨得遍体鳞伤,但是换来了20万的收入,这是许多人想都不敢想的。还有些甚至要求跟着一起“吸两口”,结果有人因此成了离不开毒品的瘾君子、“冰妹”,至于被要求喝酒、吃性药,更是家常便饭了。

  还有的嫖客,就不是包夜那么简单了,甩一笔钱,要包一个礼拜,甚至陪着出去旅游、参加活动之类,期间可能拍照录像,拍不雅视频,总之,会发生什么谁也难以预料。

  在朋友圈内,汪某被塑造成为一个职业演员、模特,号称赢得某世界小姐比赛世界亚军。然而,公开信息显示,该世界小姐比赛冠亚军名单中均无汪某。

  要进入这个群并不容易。入群必须是是熟人介绍,且需验证身高容貌等。“每个人要上传自己的‘开工信’,包括区域、身高、体重、三围、名气等。”在一个“外围女”的朋友圈看到这样一条“开工信”:可装混血儿、有空姐制服,包夜一万起,快餐6000,并配有9张的写真照。“她们都是冒充模特、混血演员或者是空姐,这样能够抬高身价。有的还去搜索引擎付费,让自己的资料置顶,看起来还真像网络红人。”

  自称是模特、硕士、演员,美貌的她们不但网络上有详细的简历、图片展示,甚至还有有关她们的“新闻报道”。而在微博、朋友圈内,她们自建群组,动辄以成千上万的价格介绍卖淫——她们就是“外围女”,也就是模特、演艺行业边缘的一群人,她们总是打着模特、演员的旗号招揽皮肉生意。

  “外围女”一次收费至少在10000元以上,“模特”、“空姐”、“硕士生”这样的单次收费都在20000元以上,。“她们一天可以接4-5单,每单最低不低于10000元,这是她们的行规。如果个别人比较低,就会拉低‘行价’,这是不允许的。”民警发现,“外围女”每天下午四五点开始“上班”,生意好时能工作到凌晨三四点。一个月收入6位数很常见。

  为了维持姣好的容貌,“外围女”每过一两个月就要飞赴韩国整形,微整、保养等,基本去一次花费几万多元修整。“高度一致”的“整容脸”让人“犯晕”,“四个外围女站在一起,乍一看还以为是四胞胎。再一看,原来都是找一个韩国整容院做的”。

  “外围女”这种新型的嫖娼业态出现以后,给嫖娼打击事业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为什么呢?

  还有一种情况,“外围女”虽是性服务工作者,但也总想着某一天能“上岸”、金盆洗手、从良。如果真有嫖客愿意娶,她们也愿意嫁,那嫖客和性工作者的关系,就立马转变成正当的男女关系了。

  事实上,王思聪对这些人不要太熟,他本人也曾被网友告知,他交往过的一个叫王颖的对象,曾经也是个“外围女”。王一开始不信,为这事,还一度跟网友对撕,大力地为王颖辩护。

  其实“外围女”这个词,本身比较模糊,也没有谁给它下一个学术性或司法的定义。所以一些在模特圈或演艺圈混的人,谁属于“外围”,谁属于“内围”,都很难确切界定的。

  事实上我们也都知道的,中国古代,本就有卖艺不卖身或通过卖艺更好地卖身的高级。

  我大致看了这些讨论,他之所以交女友被人怀疑是在嫖娼,主要因为以下2个理由:

  娱乐圈是个名利场,聚集了各种土豪、有钱人,本身也催生各种有钱的明星、导演或歌手,假借演员或模特的身份,“外围女”游弋在这个圈子边缘地带,确实比较容易找到“客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